<ruby id="ktjna"></ruby>

        <acronym id="ktjna"></acronym>
          <track id="ktjna"><em id="ktjna"><del id="ktjna"></del></em></track>

          1. <ol id="ktjna"><output id="ktjna"><div id="ktjna"></div></output></ol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ktjna"></track>

          2. <span id="ktjna"><sup id="ktjna"><nav id="ktjna"></nav></sup></span>
          3. <acronym id="ktjna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1. 車企賺錢靠“兼職”
              2021-03-04 09:03:18 來源: 廣州日報
              關注新華網
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Qzone
              圖集

                車企單純靠造車賣車賺錢,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有些汽車銷售告訴你:賣車不賺錢。他說的也可能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賣車不賺錢——這句話,不僅整車廠高管常說,也成為經銷商對消費者“掏心窩”的話。事實是否如此呢?近日有多家上市車企披露2020年業績預告,其中凈利潤預增的企業僅為8家,占比僅四成,不僅如此,純靠造車賣車這個“主業”掙到錢的企業竟然也只有3家。上市車企們賴以營生的,難道竟是“副業”?

                現象:主業虧損幾十億 投資賺52億元

                賣車賺不賺錢?在車企業績報表中大概能窺見“真相”。記者留意到,截至2021年2月底,滬深兩市共有17家汽車上市公司發布2020年年度業績預告,其中僅有8家企業(占比四成左右)預計自己2020年凈利潤將在2019年基礎上有所增加,也就即所謂的業績正向增長;業績預減、略減、首虧公司為9家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8家2020年盈利正向增長企業中,除了長城汽車、中國重汽、一汽解放是在主業上有了營收的增加,長安、江鈴、中通客車、曙光股份等車企均是非經常性損益收入拉高了當年度利潤增長比例。

                以長安汽車為例,該公司業績預告中,2020年將實現歸母凈利潤28億元至40億元。其中,屬于非經常性損益增加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約66億元。讓長安盈利的主要是引入戰略投資、長安PSA50%股權及寧德時代的股價上漲,這三項為長安汽車增加凈利潤52.75億元。去除上述非經常性損益,長安汽車2020年汽車制造等“主業”部分虧損26億元~38億元。無獨有偶,福田汽車在2020年由于出售河北雷薩等公司的股權、政府補助及其他非經常性損益事項對公司2020年凈利潤的影響為5.87億元左右。有業內人士分析表示,2020年前兩季度,汽車行業銷售基本停滯,表現在財報中,就是主營業務的持續疲軟。這導致了非經常性損益在汽車企業業績中的影響度持續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這種依靠“副業”賺錢的狀況在2019年已經出現。記者留意到,在22家A股整車企業中,2019年有14家A股整車企業的扣非凈利潤呈虧損狀態,其中長安汽車、力帆股份虧損額均超過40億元;有15家公司的扣非凈利潤較2018年下降,而靠非經常性損益扭轉虧損局面的公司有11家。

                造手機造飛機賣房也活得不錯

                顯然,賣車不再是部分傳統汽車企業盈利的唯一來源。在小康股份、*ST海馬、一汽轎車等公司的歸母凈利潤中,來自非經常性損益的貢獻也相當之大。其中,一汽轎車2019年歸母凈利潤僅0.53億元,而非經常性損益高達3.51億元,相當于歸母凈利潤的6.66倍。在2019年到2020年之間,瀕臨破產邊緣的海馬汽車,靠賣房換取了不少流動資金。也正因為如此,也讓我們看到了車企的另外一面:原來,車企除了造車、賣車以外還有很多“不務正業”的副業,這些副業或許還比賣車還賺錢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留意到,當前行業內不主要靠賣車賺錢的車企真不少。如比亞迪通過新能源業務助力,利潤表現就很搶眼。公司預計2020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2億元至46億元,其中消費電子領域玻璃陶瓷及新型智能產品出貨量增長迅猛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除了制造新能源汽車,比亞迪涉及領域有很多,最出名的就是生產電池,其次還涉獵手機等IT電子行業、先進的軌道交通、智能化服務等。還有本田汽車,它不只是世界最大的摩托車生產廠家,還造小型商務噴氣機。

                造車新勢力:靠“市值”活著?

                資本市場對新能源汽車企業的瘋狂,讓造車新勢力的日子好起來。盡管特斯拉、蔚來、理想在利潤指標方面遠不及傳統跨國車企,甚至理想汽車在2020年三季度還虧損1600萬美元。某些銷量少得可憐、還連年虧損的造車新勢力竟撐起了全球資本市場汽車板塊的市值。

                回顧去年全年,中國汽車市場30家上市車企中,有27家的股價呈現上漲態勢,其中比亞迪、長城汽車、恒大汽車、長安汽車、江淮汽車等企業更是翻倍增長。在市值TOP10排行中,蔚來、小鵬、理想等造車新勢力上榜。一輛車都沒有銷售的情況下,恒大汽車的市值竟也超越了吉利汽車。

                造車新勢力的估值不斷創新高,反映市場對其新盈利模式打造以及成長確定性的認可。雖然新能源汽車估值可能隱藏著巨大泡沫,但在當前,謀求市值的擴張,已成為互聯網科技企業深度布局汽車產業的直接原因?!凹幢阍燔嚸室呀洓]那么高,但是能夠支撐市值的擴張,也讓他們愿意去干這件事?!辟惖项檰柶嚠a業研究中心總經理鹿文亮稱。記者留意到,當前百度、阿里、華為等紛紛入局造車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  市場觀察

                造車賣車不賺錢,車企還應有“新副業”

                不靠造車賣車賺錢的除了上述傳統車企外,還有特斯拉。特斯拉的銷量從來不是做工好帶來的,連馬斯克自己近日都坦承該公司造車質量難以保證,還自曝早期的Model S座椅可能是他坐過的所有汽車中最差的。超前的軟件服務才是特斯拉獲取紅利的“副業”。這反映當前互聯網造車時代的一個巨大變化,值得傳統車企關注,也是不靠造車賣車賺錢的“新副業”之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軟件定義汽車”的風潮下,造車賣車的游戲規則已經改變。當整車的價值將不再全由機械硬件水平決定,而更由軟件及其所適配的電子硬件決定時,單純循規蹈矩的造車賣車越來越難以持續。

                汽車銷售的價值鏈從原來的一錘子買賣,延展至軟件和后續的服務。如以用戶運營見長的蔚來汽車,花大力氣維護的用戶群實實在在帶來了回報。在此鯰魚效應下,傳統主機廠應走出舒適區,在電動化、智能化的浪潮中接受“新副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文/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鄧莉

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彭森
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7165185
              日本高清视频在线一本视频,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精品一区二区,国产AV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成AV人片在